广州驾驶教练教会40余名失聪人士开车,全部顺利领取驾照
2017-08-17
【 字体: 】【 打印

 7月31日,星期一,早高峰的天河东路,车水马龙。

 陈奇拧开收音机,调到交通电台,开启手机导航,驾车上班。“接下来……交通消息,天河北……车缓慢”……电台没调准频道,伴着沙沙响声断断续续。

 “准备出发,198米后进入天河东路,109米后进入广园快速”……手机语音导航规划着线路。但这些陈奇都听不见。收音机是开给南都记者听的。

 从天河东到黄埔开创大道,全程30多公里,有7个红绿灯,多个左转和掉头路口,后方时有车辆按喇叭超车,还要留意左侧路口有汇入车辆。他靠着看手机导航不停观察左右后视镜自驾顺利到公司,用时40分钟。

 在这之前,陈奇搭公共交通工具上班十几年。两站公交10站地铁再加1趟接驳班车,比自驾多花70分钟。

 作为广州第一批拿到驾照的失聪人士,陈奇已经有两年的驾龄。而教会陈奇开车的,是一位连手语都不会的教练,他叫莫贵兴,今年44岁,来自湖南。

↑44岁的驾校教练莫贵兴,广州最早教失聪人士学车的教练之一。

 

 

现场 耐心的教练 认真而负责

 7月17日晚,广汕路练车场,大雨,一场科目三路面训练正在进行。三个小伙都是大学生,他们中有的会一点手语,有的会看唇读,有的既不会手语也看不懂唇读。

 雨水敲打着车窗,车内副驾驶位,教练莫贵兴边讲边用A4纸写下考试注意事项:科目三总共16个项目,熄火一次扣10分,不空挡启动发动机不合格……主驾驶位和后座共三个小伙伸长脖子,凑前看教学内容。

 在广汕路的练车场,别的教练车学员已经走完两圈回来了,莫贵兴依然在用笔谈跟学员讲解知识和考试注意事项。“我要确保他们每一个人都完全理解了才能出发。”为保证每位学员练车时间充裕,莫贵兴往往会早半小时到达练车场。

 学员小昊开始模拟考试。莫贵兴拿出一本自己装订的车载考试系统语音指令翻译手册,按考试语音指令顺序翻页,翻开第一页,“上车准备”几个大字隔50厘米都能看清,借着车内昏黄灯光,依次翻页提醒学员下一个考试项目。

↑莫贵兴在学员驾驶过程中利用简单的手语和手势及时沟通。

 “打右灯打右灯,”莫贵兴用右手上下摆动,示意小昊打错灯,重新来一遍,再用手比划数1、2、3,重新启动。车辆驶出马路,莫贵兴更忙了,不仅要翻考试手册,还得观察路况,及时纠正。在变更车道时,他作出2的手势示意他变更到第二条车道,但小昊车速稍慢,被右侧车辆超车。

 一圈下来,莫贵兴靠边停车,一一写下学员的错误:变挡不行,变道时不够果断,变道时一定要根据路况加速或减速。单是几个注意事项就写了满满一页纸。

 三个小伙有住番禺的,也有住白云的,坐地铁回家都在40分钟以上,莫贵兴按居住地远近安排学车顺序,可每个学员练完最后一圈都不愿离场,会用手做出1的手势,示意希望再练一圈,练完的学员还会继续留下来观察其他学员操作。

 等了多年的学车机会让失聪学员很是珍惜,莫贵兴也会把写了教学内容的A4纸撕下来给学员带回家温习。

 时间将近11点,练完最后一圈的小昊,奔着赶往地铁站。

 相比科目三路面练习的紧张,场内科目二的练习就相对可控多了。

 7月18日上午,位于白云区龙归一个练车场内,听障学员小风进行考前最后训练,训练包括倒车入库、侧方停车、曲线行驶、坡道定点、直角转弯。

 第一次倒车,小风就出界了。莫贵兴在A4纸上写到:因为不能中途停车,要等车身完全摆正才开始回方向,提前一点回方向。见小风表情疑惑,他又用动作比划加以解释,他伸出左手比喻车库线,用A4纸比作汽车作抛物状擦过手臂,演示倒车入库。小风点点头重来。

 由于太久没有练车,小风当天的训练不是很顺利。倒车入库通过后,两次斜坡定点又不合格。

 莫贵兴作出6的手势,示意6次不合格,用表情严肃给他压力。已到12点下班时间,小风坚持要再练一圈,第7次模拟考试,合格了。莫贵兴给他竖拇指表扬,小风紧绷了一上午的脸终于露出了笑容。

 两天后,小昊和小风都顺利通过了科目三和科目二的考试。

溯源 为什么教失聪学员?想挑战自己

 莫贵兴,44岁,湖南人,广州最早教失聪人士学车的教练之一。

 教失聪人士学车前,莫贵兴已经教了近10年车。当年初中毕业前都没坐过汽车的莫贵兴,没想到有一天能当上驾校教练。儿时的他最喜欢坐在村口,等唯一公交车路过,追着汽车跑,“我喜欢闻那股汽油味,从小就羡慕别人有车开。”

 19岁到广州打工,莫贵兴早早就考了驾照,做过出租车司机。堂姐开了驾校,需要人帮忙,他就这么入了行。

 “他做过二十几种职业,每个行业做不过三年,教练做了十几年。”妻子眼中的他很热爱这一行。同公司的教练评价他,教车最有耐心,以前但凡有“难搞”的“笨”学员老板就会安排给他,他总能和学员处得很好。

 莫贵兴的教学方法是把所有学员当幼儿园小朋友一样对待,一步一步反复教。

 喜欢挑战难度的莫贵兴,在2012年遇到了第一个失聪学员。2012年底一天,他收到一条陌生短信,“我听不见声音,想考驾驶证。”失聪人士怎么开车?莫贵兴心生好奇,“我查了一下法律条文,只要合法就可以。”他决定试试。

 网上资料显示:2012年9月12日公安部发布123号令,关于身体条件的听力一项明确:两耳分别距音叉50厘米能辨别声源方向。有听力障碍但佩戴助听设备能够达到以上条件的,可以申请小型汽车、小型自动挡汽车准驾车型的机动车驾驶证。

 这意味着,只要通过体检,听障人士也有机会学车了。

 “你去医院体检,拿到体检证明就可以学车了。”莫贵兴当即决定收下这名特别的学员。

 一星期后,学员拿到体检表。莫贵兴在QQ上告诉他自己车牌号,学员坐车到梅花园报名。见了面,学员是跑着过来的,很激动,用食指指了指莫贵兴,再竖起拇指,莫贵兴后来才明白,那是手语你好的意思。“我当时搞不懂,我们见面哪有这样指人的。”

经验 靠写字沟通 感觉手都要写断了

 事实上,教失聪人士学车比想像中的难多了。

 莫贵兴对手语是一窍不通,第一个学员全靠写字交流。第一堂课,他至今印象深刻。他用了一个上午介绍车上的功能,用笔写下:这是离合器,又拆分这是离,这是合,动力的分离,动力的结合,要分离的时候踩下去,要结合的时候抬起来。

 裁了一叠A4纸,一个上午就用完了,“感觉手都要写断了。”

 好在莫贵兴喜欢写字,“我是因为字写得好看,才追到我老婆的,”他笑了笑,一脸自信。

 一开始进度非常慢,因为沟通不顺畅,普通人一个上午能掌握5个项目,失聪学员前进后退还在摸索中。

 在教学的过程中,莫贵兴也向学员请教手语,加油、刹车、踩离合、抬离合、踩刹车、松刹车等常用的手语会统一一下。

 莫贵兴下了决心,就算花两到三倍的力量,也要教一两个试试。

 让他意外的是,这位失聪学员非常聪明,学车更专注,能灵敏通过车辆自身的震动来感知发动机的转速,从而很好地控制油门和离合、换挡。因为学习、模仿能力很强,学车速度甚至比正常人还快。仅用一年多时间,第一位学员就拿到了驾照,如今在美国可以自驾上班。

 广州有个教失聪人士学车的教练这一消息很快在失聪人士朋友圈传开,莫贵兴陆续接到了新的失聪学员报名。后来的学员有的会看口型,有的能听到声音,但听不懂。其中,听不懂又不懂手语的人最难教。

 他总结了一套和学员们交流起来,彼此都能迅速搞明白的手语动作。

 但教学主要还是靠写字,一天得写掉几个本子,在学校工作的学员会给他捎一些单面的废纸,订成小本子,聋协主席也给他送过几块写字板,更多时候莫贵兴还是喜欢用纸写,方便学员回顾。

 再后来他总结了一个窍门,就是先教会其中一个学员,让他传达给旁边的学员,速度快很多。

 科目三路面的教学,莫贵兴发现车在行驶过程中要交流很困难,停路中间又危险,常常要拉边上讲半天。

 教了五个学员后,他开始编辑考试语音手册,根据考试的语音系统一字一句编辑出来,复印了很多本,给学员带回家先理解,“自从编辑了这套资料,他们在没有练车之前就已经看懂了,一说他就明白,省掉五分之四的口水。”这样,总结了教学经验之后,莫贵兴也减少了自己劳动强度。

 不少人认为耳朵听不见喇叭声很影响开车,其实聋哑人佩戴助听器后,只要能听见喇叭声,就可以通过倒车镜观察路面,从而采取措施。因为听不见,不能开车时打电话或者听歌等,因此精力更加集中。——莫贵兴

说法 他们学车更认真更专注

 莫教练说,除了开始的沟通障碍外,失聪学员的学车速度让他意外,合格率明显比普通人高。知道自己的听力有障碍,他们会更多地去观察来弥补自己听力的不足。

 在练车场内,失聪学员的确会不停地看左镜右镜,“普通人你叫他看都不看,失聪人士不叫他看他也在不停地看,”莫贵兴说,失聪学员更谨慎。

 给失聪学员讲课,莫贵兴也会更起劲,因为失聪学员眼神专注,求知欲强,他们手机从来不响,不会打断教学。普通人就不一样,经常中途接电话,或多或少会影响教练。

 不过因为听不见,失聪学员的短板也明显,到了科目三的路面练习,他们相对比普通学员就多一份危险。普通学员直接说左边有车,对方就可以立即调整方向。失聪学员听不见,要打醒十二分精神,莫贵兴需要及时打手势,或者用手去拉方向盘,这种情况下比普通人要稍微麻烦一些。

 对于考驾照,失聪学员更珍惜机会,希望一次通过。他们大部分从珠三角过来学车,一次考试不及格,时间和差旅成本都很大。

 从2012年至今,莫贵兴已经教了40余名失聪学员,全部顺利拿到驾照,仅有两人补考。

 对于拿到驾照的学员,莫贵兴总会再三叮嘱,开车一定要戴助听器,千万注意行车安全。

家长自述

 “没有想到儿子有一天能学开车”

 小昊两岁的时候还不会叫爸爸妈妈,后来在医院查出患有听障。医生跟我说,不管是先天还是后天,一定要鼓励他,多一点带他出去接触社会,跟其他人沟通。

 本来想送他去聋哑学校,但中山医的医生跟我说,如果有办法去普通学校就去普通学校读,因为聋哑学校接触的人始终都是封闭一些,以后出来社会沟通能力可能会差一些,圈子也窄一些。小昊学习是很主动的,在恩平普校读完初中,他说想去江门读书,不想留在恩平,亲戚都劝我留他在自己身边,怕他出远门被人欺负。但小昊想出去读,我还是尽量按他意愿,结果他是县里第一个考上大专的失聪孩子。

小昊看到同学开摩托车,想学,我就去找驾校问,靠着勤练,2014年学会了摩托车。

 去年,同班同学都在毕业前去学车,小昊也想学会这门技能。听不见声音学开车?太危险了。我一开始不同意,以“没有驾校收失聪学生”劝他放弃。

 没想到,他偷偷上网搜了很多资料给我看,“广西桂林,第一个失聪人士领到驾驶证”,“河北好几间驾校都招收听障人士学员”。

 虽然他的妈妈也担心,但我觉得始终都有放手的一天,不可能永远看着他,不如多一些鼓励,让他多出来社会锻炼。不过广西河北实在太远了,我不放心,我告诉他如果广东有就可以学。

 莫贵兴的联系方式还是小昊在网上搜到的。

 我问教练,“他这种情况可以学开车吗?”莫教练说肯定行!我就从恩平开车送小昊到莫贵兴所在的驾校报名。

 我在教练场旁租房子,陪小昊科目二练习,跟了一个星期,确认驾校不是骗人的,就回恩平了。儿子始终要独立,将来肯定要融入社会。

 第一次科目二考试,我没有到场,考场车的离合器,跟练车场的离合器不一样,没控制好,考砸了。

 莫教练安慰他,你要相信自己考得过,你的技术很好,只是没有发挥好。平时练车要更认真,你车技是可以的,下次多练一下,肯定考得过。

 过完年,我陪小昊练车,陪他去考场。这次小昊一次通过,拿了100分的好成绩。走出考场的他把坐垫抛向空中,很开心。

 7月20日,小昊顺利通过了科目三路面考试,离拿驾照又近了一步。有时我开车,小昊还会纠正我动作不标准。

 很多家庭有这样的孩子就放弃了孩子的可能性,我们是付出了很大精力的,供他到广州读书,这里的同学没有人歧视他,城市人思想开放,在乡下读书还常有人背后说他是聋子。

 希望将来小昊有能力融入社会。自己会老,不可能保护他一辈子。你不放手,永远都放不了手。

 

失聪人士学车喜与忧

  经协会推荐失聪学员可享绿色通道

 为了帮助失聪人士学车,广东省聋人协会给各个驾校配备手写板,方便教练和失聪人士沟通。

同时跟广州市车管所进行沟通,由协会提供证明,经推荐的失聪人士可以享受绿色通道服务,有驾校也给予失聪人士免排队服务。

 广州市车管所首创:通过举牌代替语音指令

 那么,失聪人士听不到考试语音指令怎么考车呢?科目二相对简单,学员根据路面标识可以完成考试。科目三的路面就犯愁了。

 广东省聋人协会主席范宜涛介绍,协会和广州市车管所商量出一个解决方案,路面考试语音指令就几个,他们把语音指令全部做成A4纸大小的纸张指令,考试时通过举牌提示下一个考试项目,非常人性化。广州市车管所此举在全国也是首创。

很多医院不愿为失聪人士做体检

 目前失聪人士学车主要还是卡在第一道关卡,也就是体检。

 莫贵兴感觉近几年,越来越少医院愿意为失聪人士体检。广东省聋人协会也在设法跟相关医院沟通,联系相关医院对失聪人士进行定点体检。但目前仍然没有医院愿意做定点,“应该是担心失聪人士容易出交通事故吧”。

 南都记者拨打医院体检中心电话咨询,有医院称没针对听障人士体检设备,有医院则表示需要去五官科开个证明,也有医院表示需要带人过来现场看看身体条件。8月15日,家住增城的阮先生带患有听障的儿子到医院体检,工作人员称系统原因,当天体检不了。莫贵兴也带过多名学员去医院做体检,也是四处碰壁,以各种理由不做体检。范宜涛表示,只能继续沟通,希望医院按规定为失聪人士办理体检。

 

采写:南都记者 李春花

摄影:南都记者 马强 实习生 甘展鸿

(文中失聪、听障学员均为化名)

 

信息来源:南方都市报

 
【 字体: 】【 打印

Copyright© 2000-2013 www.cdpf.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及技术支持:中国残联信息中心 信息报送系统
CP备案号:京ICP备05022942号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